社区
主页 > 社区 >

六氟磷酸锂“火热来袭”乘风而起的永太科技重返高景气?

发布日期:2021-09-18 15:03   来源:未知   阅读:

  南财精心设计礼物 让毕业生们度过温馨浪漫毕业季!港股解码,香港财华社原创王牌专栏,金融名家齐聚。看完记得订阅、评论、点赞哦。

  作为动力电池电解液核心材料——六氟磷酸锂,正在经历一波波的涨价潮,市场报价数据从2020年7月最低不足7万元/吨,到2021年6月突破30万元/吨,7月突破40万元/吨,8月已经突破45万/吨,强势上涨的背后逻辑是什么?在上下游产业链中所处什么位置?市场前景多大,以及行业壁垒多高?六氟磷酸锂的崛起能够带来哪些投资机会?六氟磷酸锂概念股谁更有发展潜力?

  财华社《六氟磷酸锂》专题的第一篇文章《六氟磷酸锂“火热来袭”一波波涨价潮席卷而来,谁将在浪尖起舞?》围绕六氟磷酸锂的价格上涨、游产业链、市场前景方面的问题进行了解答。

  第二篇文章《六氟磷酸锂“火热来袭”脱胎换骨的延安必康,为啥成为“新宠”》分析了一只新秀——延安必康股价大涨的原因。

  永太科技(002326.SZ)与延安必康(002411.SZ)有些相似之处,都是传统医药概念股涉足到六氟磷酸锂赛道,获得大订单,引发股价的大涨,我们今天就来看看永太科技有哪些核心竞争力。

  永太科技是出自浙江一对夫妻(何人宝、王莺妹)之手,属于典型“浙商家族企业”,先研究一下公司的发家史,建立一个直观具象的认知。

  1987年,王莺妹从学校毕业被分配到黄岩化工四厂。她性格好强,怀着对化工的热爱,很快掌握了生产环节中的相关技术,从一名普通员工成为技术骨干。

  但有些鸟儿的羽毛总是太过惊艳,体系固化的樊笼是关不住他们的,王莺妹曾回忆自己创业之初的遭遇的瓶颈:

  “到了1992年,我28岁,但在厂长眼里还是一个小女孩。我在实验室里几次提出要做一些新产品,他就直接打断说你好好干你自己的事情就可以了,表现得好,我们会提拔你’,但我不是想要提拔,只是想要做更多的开发,所以始终感觉苦恼。当时,我在技术科,觉得一无是处。然后,就想要自己做点事情。”

  思量再三,王莺妹最终选择“下海”,1999年,热爱化工、个性好强的王莺妹,用自己的5万元积蓄,与人合伙办了一家化工厂,自任厂长,永太科技就此诞生,创业之初莺妹还定了一个小目标——10万元,“当时出来的时候,人家说你想要赚多少钱,我说我要赚10万块,因为人生目标就10万块。”

  “我们的家到工厂大概有20公里,跨过一座山,很不方便。我们一直待在厂里,儿子那时候读幼儿班,托付给老师,几乎见不到。等我们晚上有时间了,公交车又没有,所以梦想有一辆摩托车,想儿子的时候可以随时去看一下。赚到第一桶金后,我就跟合伙人商量买辆摩托车,买完后第一时间开到了儿子幼儿园去看他。”

  永太科技成立之初,起家的产品主要是染料中间体。虽然产品工艺成熟,收益不错,但未来的市场竞争激烈。

  王莺妹通过专业的市场调查,循着元素周期表,找到了“氟”元素,精准地预判到“氟”未来将大有作为,决定进行产品的转型升级,当时的化工新兴产品——精细氟化工成为了突破点,这在同业中是比较早的。

  “以我们对化学的理解、对行业的理解,觉得氟这个元素以后会大有作为,成为一个永远朝阳的产业。”王莺妹说。

  永太科技的主业叫作“氟苯精细化学品”,这个细分行业位于整个氟化工产业链的最顶端,产品附加值高。

  后来永太科技生产五大系列百余种氟苯化合物,形成了以氟精细化学品三大应用领域——医药化学品、电子液晶化学品与农药化学品为主线的产品结构,服务于国内外的液晶、医药和农药等多个创新性化学子行业,80%以上产品出口欧美及日本,产品主要供给世界500强企业。

  2017年,公司又收购了江苏苏滨,向农药原药和制剂延伸,从而构建了贯通农药中间体、原药到制剂的垂直一体化产业链。

  永太科技已经初步构建了贯通医药中间体、原料药到制剂的垂直一体化产业链。然而,这家医药中间体发家的公司并未止步于此,而是朝着新能源、新材料领域迈步,以六氟磷酸锂为代表的锂电池电解质、CF光刻胶、OLED关键材料、液晶产品等均有涉及。

  王莺妹和丈夫何人宝,一个任董事长,一个任总经理。二十多年来,两人栉风沐雨,始终相互理解、相互扶持,分工明确,妻子主外,丈夫主内,方向一致,携手向前。

  王莺妹曾对外公开解释:“医药是永久的朝阳行业,具有广阔的成长空间。永太的医药中间体均是含氟产品,而制剂中含氟成为目前的大趋势,因此,这是我们的机遇。同时,整个医药产业链,中间体是比较起始的环节,相较原料药制剂的利润率要低得多,市场规模也有限,这是永太发展壮大要面临的挑战。所以,永太要发展,就必须要向下游延伸,而且这条产业链打通以后,我们可以充分利用自有中间体、原料药的优势,迅速实现在制剂市场的突破。”

  目前公司主要产品按照终端应用领域分为三类,包括医药类、农药类、锂电及其他材料类。

  医药类产品涵盖心血管、糖尿病、中枢神经、抗感染、抗病毒等领域的关键含氟中间体、医药原料药和制剂;

  农药类产品主要有含氟类除草剂、杀菌剂、杀虫剂中间体,以及农药原药和制剂;

  锂电及其他材料类产品主要有锂电池材料(六氟磷酸锂、双氟磺酰亚胺锂等)、含氟液晶中间体等。

  由此可看出,永太科技的主打产品均与“氟”相关,二十多年的风雨之路,初心未改。

  根据中国汽车工业协会数据显示,2021年上半年中国新能源乘用车累计销量120.6万辆,同比增长201.5%。伴随新能源汽车和锂离子电池产业的巨大市场需求和良好的发展前景,六氟磷酸锂、双氟磺酰亚胺锂(LIFSI)、碳酸亚乙烯酯(VC)、氟代碳酸乙烯酯(FEC)等产品的市场需求将会同步增长,产业发展前景广阔。

  六氟磷酸锂作为锂离子电池电解质,主要用于锂离子动力电池、锂离子储能电池及其他日用电池,同时是近中期不可替代的锂离子电池电解质。而锂离子动力电池主要应用于下游的新能源电动汽车、锂离子储能电池主要用于发电侧的储能领域。

  锂离子动力电池目前主要分为两大类,一类是磷酸铁锂离子电池,一类是三元高镍锂离子电池,无论是哪类,都需要用得到电解液,进而用得到六氟磷酸锂。

  六氟磷酸锂占新能源汽车的总成本大约为2.4%,具体在新能源汽车产业链的位置如下所示:

  六氟磷酸锂的市场报价在2020年7-9月经历了6.5万/吨的历史低位后,到了2021年逆转迹象愈发明显,4月份的报价涨到了22万元/吨,7月突破40万元/吨,8月已经突破45万/吨。

  永太科技敏锐的嗅到这一市场风向,大举向六氟磷酸锂这一赛道挥师进军,这一点在2021年中报上可以体现出,锂电级其它材料类(此处指六氟磷酸锂等上游材料)这一项2021上半年创造了3.65亿的营收,占总营收的比重为18.46%,要知道这一比重在2020年是7.74%,今年同比增长了196.88%,其实医药、农药类的其它板块的营收也在增长,只是没有锂电板块那么迅猛,如下表所示(单位:元):

  进军到六氟磷酸锂这一赛道后,永太科技当然也尝到了不少甜头,首先是3.65亿的收入已经接近传统农药类板块,锂电板块本身的毛利水平高,而且比传统板块医药类等高出一截,2021年中报显示,锂电及材料类的毛利率高达58.81%,如下表所示(单位:元):

  其次是,永太科技在二级市场上开启了重返高峰的模式,忆往昔,2009年上市当年创下32.92最高收盘价,2009-2011这三年更是迎来了永太科技在股市的高光时刻,股价逼近70元,可惜好景不长,2012-2020年这近10年的期间股价每况愈下,一直处于低迷状态,尽管在2015年有重返高峰的迹象,但这种迹象昙花一现,步入2021年后又有了重返高峰的迹象,这次的驱动力正是公司进入锂电板块这一举动成功吸引了投资者的眼球。

  2021年9月1日,永太科技的股价一度涨停,触及49.28元的历史最高点。

  最后是,永太科技成功进入宁德时代供应链,获得长订单的深入绑定,为未来的锂电持续盈利打下基础。

  2021年8月3日,永太科技披露与宁德时代签订采购协议,由宁德时代向公司采购六氟磷酸锂、双氟磺酰亚胺锂(LIFSI)和碳酸亚乙烯酯(VC)产品。

  据协议,在2021年7月31日至2026年12月31日,宁德时代向公司采购六氟磷酸锂的最低量为24150吨。对双氟磺酰亚胺锂(LIFSI),宁德时代在明年内最低采购量为3550吨,2023年至2026年最低采购量为永太科技实际产能的80%;此外,在永太科技的碳酸亚乙烯酯(VC)投产且达产200吨/月后,协议期间内宁德时代的最低采购量不低于200吨/月。

  双方约定,在协议签订后10日内,宁德时代应向永太科技预付产品货款合计6亿元。6个亿的预付款相当于财务资助,永太科技可以用来快速提升产能,从而保障供应。

  大巨头宁德时代的“胃口”比较大,这对永太科技来说是个“甜蜜的压力”,2020年底,公司六氟磷酸锂现有产能约2000吨/年,已在扩建的6000吨/年的项目预计于2021年底前投产。

  目前整个六氟磷酸锂行业整体产能是不足的,首先是现有的参与公司数量少,主要的公司有天赐材料、多氟多、天际股份等;再者,参与门槛较高,环保要求高,申请资质周期长,生产线的搭建也耗费大量时间成本(一般18-20个月)。

  永太科技在氟化工产业上摸爬滚打多年,切换到六氟磷酸锂这一赛道易如反掌,加之下游动力电池、新能源汽车已是大势所趋,格调明朗,上游的风景自然会更好。626969澳门资料大全开直播